资讯中心The latest activities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枣夹核桃 >
小孟怀孕4个月时出了状况
* 来源 :http://www.psbblog.com * 发表时间 : 2021-03-13 16:16 * 浏览 :

“退一万步来说,就算老人家不逼,我们也想有自己的孩子。”小孟红着眼睛说,他们都还年轻,长痛不如短痛,不如现在就离婚,好各自生活。

法官的劝说没能打消小俩口的决定,法官最终准许两人离婚,并为他们办好了协议离婚手续。拿到离婚协议书,他俩手牵手去了旁边的民政局,直接办理离婚手续。

“看起来你们还有感情啊,为什么要离婚?”法官问道。“没办法,家里老人反对。”男方如此回答道。

小孟的两次流产,让公婆更加坚定拆散小夫妻的决心,于是便加倍施压,甚至还找到了远在广东的小孟父母。为子女的后代着想,两家的老人结成统一战线,反复劝说两人离婚。小陈说,在他们农村,比他小几岁的小伙子早已生儿育女,而他因为地贫的问题却始终没能让父母抱上孙子,自己也觉得愧对父母。“我们年纪都不小了,如果再拖上几年,还是生不出健康宝宝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小陈痛苦地说。

小孟和小陈的经历,让人感觉很遗憾又有些无奈。主办该案的黄法官告诉记者,法律并不禁止患有地贫的男女结婚,但轻型地贫患者生育患病子女的几率并不低。广西是地贫高发区,类似像小孟和小陈这样,因夫妻均是地贫患者而离婚的也不是个案。

恋爱3年,不顾父母反对而结为夫妻,足见两人感情深厚。结婚4年,怎么又会因小陈父母的压力而要求离婚呢?法官觉得很纳闷。再看着两人手牵手来离婚,两人的随身物品都由小孟保管,小陈示意要拿东西,小孟就会很默契地递给他,完全看不出两人感情破裂。

恋爱谈了3年后,两人的感情稳定,都认准了对方就是自己想相伴一生的人。于是,小陈带小孟回家见父母,想登记结婚。没想到,却遭到了小陈父母的强烈反对。小陈的父母不太喜欢外地女子,总想让小陈找个本地女孩。为了拆散这对小情侣,小陈的父母甚至放出狠话,“如果小陈要和小孟结婚,他们就不认这个儿子”。面对父母的威胁、刁难,小陈并没有放在心上,2012年,他还是毅然与小孟结婚了。婚后,为了避免冲突,小夫妻继续在南宁市区打工、生活,逢年过节才回小陈的农村老家。

夫妻俩会不会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离婚呢?法官百思不得其解。于是,法官明确告诉小俩口,根据他们的陈述,他们的感情没有破裂。对离婚案件,法院判决离与不离,唯一的标准是夫妻感情是否破裂。如果夫妻感情没有破裂,则法院不准离婚。

“其实,只要进行婚前医学检查即婚检,小孟和小陈现在就不会如此痛苦了。”黄法官说,现在提倡婚检,但不强制,有些新人会在领结婚证的当天做个检查,婚后才领到检查结果,而有些新人则直接跳过了婚检程序。

后来,小俩口上网一查,发现像他们这种地贫基因携带者夫妇,有50%的几率会生出和他们一样的地贫基因携带者,有25%的几率生出重型地中海贫血宝宝,25%的几率生出不会有重型地中海贫血的宝宝。也就是说,他们有75%的几率生出没有明显症状的正常宝宝。

小陈的父母原本对小孟和自己的生活习惯不同就有些不满,现在还担心生出有缺陷的孙子。于是,小陈的父母对小孟这个外地媳妇的不满又开始爆发。

黄法官认为,不管是否强制婚检,准备步入婚姻殿堂的双方,在婚前进行相应的医学检查还是很有必要的。这有助于双方了解自身的疾病,了解双方是否适宜结婚和生育,尽早作出有利于自己生活的决定。

小陈说,结婚后,或许是无力改变儿子已结婚的事实,公婆慢慢地接受了小孟这个外地媳妇。2013年年底,小孟怀孕了,公婆对媳妇更是疼爱有加。不幸的是,小孟怀孕4个月时出了状况,之前两人没有做过婚检,经过医院检查才知道,夫妻俩都是地中海贫血基因携带者,也就是轻型地贫患者。两个地贫基因携带者,生出重型地贫儿的几率是四分之一。经筛查,小孟所怀的胎儿是重型地中海贫血。于是,小俩口只得选择了流产。

4月28日上午,一对年轻小夫妻手牵着手来到良庆区家事巡回法庭。“我们来办离婚,这婚非离不可!”男方如此说时,女方未语泪先流。男方见状急忙帮女方擦眼泪……见惯了或漠然或反目成仇的离婚夫妻,像这对小夫妻这样手牵手来办离婚的,法官也是头一回见。

这么大的几率让小夫妻俩心定了,他们决定等小孟身体恢复了,两人再生育。很快,小孟又怀孕了。但很不幸,这一胎还是中了25%重型地贫的几率。两人的孩子还是没有保住。

听完法官的话,夫妻俩沉默良久后,小孟说:“那我们就说实情吧。”

男方说,他叫小陈,妻子叫小孟,两人都是90后。小陈说,他家就在良庆某村,是家中独子,而小孟是广东人。2009年,18岁的小孟到南宁上学,认识了比她大一岁的小陈。两个情窦初开的年轻人,相识不久就确立了恋爱关系。

“他是家里的独子,领养别人的孩子,老人肯定是不允许的。”一直沉默的小孟接过话头。小孟说,他们这次离婚,也是老人以死相逼的。而作为后辈,小俩口也做不到不管不顾。

陈一说,对此类案例,很难说当事人双方的对错。但他很支持婚检。这是对当事人身体负责,也是对下一代负责,是婚姻家庭恋爱中的第一道防线。

小陈心疼地看着妻子,他知道,小孟虽然嘴上说要各自好好生活,但内心一定很痛苦。

黄法官说,几年前她也曾审理过一起夫妻同样是轻型地贫患者。夫妻俩都是医生,婚前未进行婚检。婚后检查时,才发现夫妻俩都是轻型地贫患者。为了避免生出缺陷宝宝,夫妻俩在结婚一年后,也选择了离婚。

面对孩子的问题,小孟和小陈在感情和情绪上都进入了死循环。他们抗争不了现实、对付不了世俗,那么就只有放手。但遗憾的是,他们以后婚姻的质量和内涵将会发生改变,只是为了健康后代而结婚组建家庭是否幸福还不得而知。毕竟,相爱的双方给彼此留下的心理创伤,是很难愈合的,疗伤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。

据黄法官了解,取消强制婚检制度后,广西的婚检率只有50%,伴随而来的是缺陷婴儿出生率升高。“婚检率和缺陷婴儿出生率,这些都可以统计。但是,因为没有婚检而埋下隐患,最终导致家庭破裂的案例却没有办法统计。”黄法官坦言,前段时间,她审理的一起离婚案,也是因为未做婚检而引发的。当事男女也是登记时才进行的婚检,拿到检查报告后,医生诊断女方患有精神分裂症,谨慎生育。一看到报告,男女双方都提出了离婚。

关于要不要孩子,这是个复杂的问题。陈一表示,就传统的世俗观念来说,大多数人选择结婚肯定会想要孩子。“我们很难和千百年来的世俗观念做抗争,现实就是这样的无奈和强大”。陈一认为,现实社会确实涌现出很多婚姻和家庭的新模式出现。如:丁克一族、单身家庭、离异家庭、单亲家庭等模式。人们的观念也在进步和开放。但与大家所期待的包容度还有相当的距离,大家一般习惯理解别人的婚姻模式,但接受不了发生在自己身上同样的事。

下一篇:没有了